北京赛车pk10五码计划|玩北京赛车pk10怎么稳赚钱
新書包網 > 校園都市 > 牧神記 > 第一五三四章 初心為劍
    .

    “嬙天妃死了?而且還是死在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開皇心頭一跳,驚訝的看向秦牧,過了片刻,這才道:“你煉就劫劍之后,實力大進,寶劍雖利,但掌劍人的修為也不要落下才是。過分依賴利器,便會失去前進動力。”

    秦牧取出斬神臺,道:“我的修為從未落下,事實上,我現在前所未有的強大!我已經可以與天尊同臺競技!開皇,當年在我這個年紀,你什么修為?不必為我擔心。”

    開皇想了想,自己在秦牧這個年紀,還是一個小小的神祇,遠沒有秦牧而今的成就。

    想來是自己對他的要求太高,因此才會擔心他墮落。

    斬神臺上,那兩口神刀的威力已經恢復了許多,但是依舊未曾恢復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只見兩口血煞神刀在斬神臺上糾纏,威力驚人,斬元神,斬肉身,斬道心!

    “這兩口神刀,似乎不如從前,比不上玄都之戰時的威能。”

    開皇打量一番,疑惑道:“而今兩口神刀威力太淺,恐怕不能助我成道。我太強了,斬神臺不能給我多少壓力。”

    秦牧揚眉,斬神臺上的兩口神刀的威力恐怖無比,雖說還未恢復到全盛時期,但也是碰著就死,粘上就亡,開皇竟然還嫌威力太淺。
    “刀是人使的,空有斬神玄刀而無人催動,對你來說當然威力太淺。”

    秦牧目光閃動:“而且,你要的并非是壓力,而是參悟斬神臺中的道心道境。不如這樣,我來操控這兩口神刀,助你一臂之力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開皇劍眉輕輕挑起,微笑道:“好啊。不過我擔心你的本事不足以駕馭這兩口神刀。”

    秦牧扭動腰肢,晃動脖子,活動身軀,笑道:“玄都之戰中,我手持神刀,砍了何止一位天尊?那時我沒有掌控斬神玄刀,現在有神刀在手,我更加擔心你。畢竟你老了,而我還是壯年。”

    開皇笑道:“神魔哪里有老與少之說?牧天尊說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天尊客氣。”

    秦牧抬手相請,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秦天尊便上臺罷?”

    開皇左手握住無憂劍的劍鞘,緩緩登臺。

    秦牧身形騰空,來到斬神臺的上方,漂浮在兩口斬神玄刀中間,兩口神刀如同兩道血煞長龍,圍繞他呼嘯轉動。

    他瞇了瞇眼睛,抬起手掌,血煞長龍從他掌心邊游過,片片逆鱗粗糙而鋒利,摩擦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流血,然而這兩條血煞惡龍卻顯得溫順無比。

    這些日子以來,他已經將斬神臺煉化,煉化斬神臺,連同兩口斬神玄刀也被他煉化,祭煉神刀得心應手。

    下方,開皇抵抗神刀的煞氣,一步一步向神臺上走來。

    他的周圍,仿佛有一重重無形的劍道領域,斬神臺的刀芒閃動,侵入他的領域中便見劍光與刀芒錚錚碰撞。

    對秦牧來說,斬神臺只有三十道臺階,而對于開皇來說,斬神臺卻有著三十五道臺階。

    這便是斬神臺的奇異之處,道境的修養越高,斬神臺的臺階數目便越多,臺上的神刀威力也就越強!

    終于,開皇第三十五步邁出,登上斬神臺!

    當年秦牧、屠夫等刀道大家聯手登上斬神臺,很早便出動了各自的神刀和絕學,而開皇登上三十五重斬神臺,卻始終沒有出劍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兩口斬神玄刀龍頭微微停頓,隨即向下撲去。

    秦牧目光落在開皇身上,搜尋他的破綻,任由兩口神刀自主攻擊。

    神臺上,開皇宛如閑庭信步,拔劍信手揮灑,將兩口斬神玄刀一次又一次逼開。

    他的劍道太強了,借斬神臺磨礪劍道便顯得有些艱難,因為斬神玄刀很難傷到他。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北京赛车pk10五码计划